诉讼反思:对法官主动查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事实合法性的思考
时间:2023-07-15

成都某小区,第一届业主委员会更换业主委员会主任后,决定更换物业服务公司,由此引发该案。

更换物业服务公司的决定发出后成都证据调查公司,第一业主委员会分为两派。 一派对更换物业服务公司的决定进行了辩护,另一派则坚决不同意,并向当地房管局投诉,理由是更换物管会主任违法。 投诉。

当地房管局受理投诉举报后,作出撤销并更换业委会主任的决定。 被更换的行业委员会主任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该案历经一审、二审、再审。 其中,一审后被替换的物委会主任一派胜诉,二审发回重审。 再审中,一审后被替换的物委会主任一派败诉,二审结果未知。

本文讨论的问题发生在再审一审审理期间。 流程如下:

庭审前,当地房管局作为被告申请证人出庭作证,证明更换物业委员会主任时的相关事实。 主动询问,并且主动询问在庭审过程中未经原告和被告申请,在原告律师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可以以有权查明案件事实为由继续进行。

那么,审判长是否有权在庭审过程中主动查明法庭具体行政行为所指向的事实,即与本案业主委员会作出的决定相关的相关事实? ?

行政诉讼案件涉及的事实包括两个层面,一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即行政机关采取的具体行政行为;二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二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所指出的事实。 在行政诉讼过程中,人民法院审理的是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

如何理解人民法院审理的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简单来说诉讼反思:对法官主动查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事实合法性的思考,人民法院审理的是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和结果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行政机关是全面调查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事实的主体。 如果人民法院在行政诉讼过程中主动审查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所指向的事实,足以说明人民法院认为行政机关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前没有充分调查相关事实。被起诉。 该行为的事实依据不够坚实或者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

《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在诉讼过程中,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不得向原告、第三人以及证人收集证据”。 第四十条规定:“人民法院有权要求行政机关、其他组织和公民取证被告作出行政行为时未收集的证据,证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行为。”

前者的实质是禁止“先判后取证”; 后者严格限制人民法院在行政诉讼中主动查明涉案证据的范围,即不得进行有利于行政机关的证据调查。

回到这个案例,我们再回顾一下。 为什么行政机关在庭审前申请证人,庭审中却放弃,而人民法院主动向证人调查取证

事实上,以上两条定律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行政机关之所以放弃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是因为其认为根据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其申请证人出庭证明其在采取具体行政行为前没有充分调查事实,仅是行政机关在采取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充分查清事实,仅是行政机关在采取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充分查清事实,仅是行政机关在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充分查明事实的依据。事实证明,被指控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受到起诉。 人民法院撤销; 并发现,根据第四十条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取证调查取证,这也是审判长主动向“证人”询问庭审事实的原因。 这种行为显然对行政机关有利。 但遗憾的是,尽管原告律师提出抗议成都市正规私家侦探 ,审判长仍然开始讯问。

庭审中的游戏有时看似是原告与被告之间的简单游戏,但实际上却是孙悟空在天宫里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