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法院涉外民商事审判十大典型案例(2018年-2022年)
时间:2023-07-15

十大典型案例

(2018-2022)

目录

▷案​​例一:马来西亚某公司诉成都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

▷案​​例2:德国公司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

▷案​​例3:一系列涉外独立保函止付申请

▷案​​例4:柬埔寨某租赁公司与四川某建筑公司管辖权纠纷案

▷案​​例5:某BVI公司与扬州某钢管公司、石油科技公司合同纠纷案

▷案​​例6:江苏某科技公司与四川某工程公司销售合同纠纷案

▷案​​例7:四川某集团公司与美国某科技公司股权转让纠纷

▷案​​例8:陈某与国际旅行社旅游合同纠纷案

▷案​​例9:法国米其林集团总公司与四川某艾米麒麟食堂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例10:联合利华服务(合肥)有限公司诉成都某贸易公司等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基本案例】

马来西亚某旅行社声称,其于2015年至2016年为成都某公司分公司提供境外旅游地接服务,但成都公司2015年、2016年均未支付相关费用,故向法院提起上诉向旅游地接服务团索取贷款及利息共计20万余元。 成都某公司辩称其与马来西亚某公司不存在委托合同关系,且马来西亚某公司的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

【裁判结果】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马来西亚某公司与成都某公司分公司持有2015年旅游目的地接待业务团费结算文件,签订了2016年旅游合同,成都某公司实际支付了部分团费,双方存在委托合同关系。 2015年,成都某企业未支付的款项为150963元;2016年,成都某企业未支付的款项为27740元。 同时,因马来西亚公司在2017年、2018年、2020年多次向成都公司主张权利,导致诉讼时效中断,马来西亚公司的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遂判决成都某公司向该旅游团支付178703元,并赔偿利息损失。 宣判后,双方均接受判决,中止诉讼。

【典型含义】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跨境旅游接驳合同纠纷案件,凸显了取证难、留证难、认证难、参与诉讼难等问题。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准确把握涉外案件特点,根据当事人申请调取电子合同、微信账号对账等关键证据,利用网络诉讼平台便利当事人参与诉讼,充分保障各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 针对马来西亚某公司提交的证据种类繁多、错综复杂、难以辨别的情况,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准确适用民事诉讼中的证据规则,准确把握待证事实的高概率标准,作出了判决。从每一项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来看。 从证据之间的关系、各证据之间的联系、证据的强度等方面对全案证据进行综合审查和判断,准确鉴定关键证据,并结合双方交易习惯确认存在依法解除双方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查清成都某公司的欠款金额,还原了事实真相。

本案在裁判文书中还强调,中外企业应当遵循国际通行的诚实信用原则,坚持审慎规范交易,防范市场交易风险,为跨境旅游交易提供司法规则。 宣判后,原告马来西亚公司完全认同本案公正判决结果和平等保护中外企业的司法导向,被告成都公司认可本案判决结果并自愿履行。

【基本案例】

德国汉堡商品贸易登记协会仲裁庭受理了德国公司与四川公司之间的仲裁案件,并于2020年3月作出裁决,裁定四川公司应向德国公司付款。 2022年,一家德国公司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承认和执行该仲裁裁决的申请。 四川某公司称,根据《海牙服务公约》,我国对通过邮寄方式直接向居住在国外的人士送达司法文件的相关条款作出保留,由汉堡商品交易所登记协会将文件发送给某公司四川邮寄。 提交仲裁程序文件不符合我国法律法规。 根据《纽约公约》“适当通知”的要求,仲裁裁决因未收到仲裁庭审等程序的适当通知,不应得到承认和执行。

【裁判结果】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涉案仲裁裁决书称,汉堡商品交易登记协会仲裁庭将仲裁文件以邮寄方式发送给四川某公司。 (ZPO) 第 179 条第 3 款视为已送达(相互申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法律关系适用法》第十八条的规定,双方当事人对仲裁适用的法律没有明确约定的,由当事人一方的仲裁庭仲裁。汉堡商品交易登记协会按照德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通过邮寄方式发送文件,并不违反我国相关法律法规。 《海牙送达公约》仅适用于司法文件,不适用于仲裁程序中文件的送达。 汉堡商品交易所登记协会仲裁庭向四川某公司邮寄开庭通知的地址为该四川某公司的注册住所,预留的联系电话为该四川某公司经理的电话号码。 同时,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将涉案仲裁裁决书顺利送达至该地址。 据此,法院认为,汉堡商品贸易登记协会仲裁庭将仲裁程序文件发送至四川某公司注册地,应视为实际送达四川某公司或者已送达该公司。足以推定四川公司能够收到该邮件,达到“适当通知”标准。涉案仲裁裁决不存在《纽约公约》第五条规定的应当拒绝承认和执行的情形公约,并应允许承认和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