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工人在其工作期间设立其他公司经营类似业务,雇主将获得解雇支持。
时间:2023-12-07

一、案件基本事实

(注:本案基本事实为一审证实、二审确认的)

2012年2月,S到D公司上班。

2017年1月,D公司代理人张某与S某交谈,张某称曾询问过上海XX公司的股东为X、S,并询问S是否是上海XX公司的股东。 S说不。 好吧,我从来没有参与过这家公司的管理。

2017年2月成都本地侦探 ,D公司发出《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称S在公司任职期间如果工人在其工作期间设立其他公司经营类似业务,雇主将获得解雇支持。,S长期在Z公司工作,设立并经营上海XX公司,并与其他员工共事在工作时间内从事本职工作以外的活动。 其他企业经营与公司类似业务,严重损害公司利益。 在公司调查期间,他仍拒不配合,损害公司利益。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合同终止。

S收到《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后,认为D公司的行为违法,将其解雇,并认为D公司应支付最近两个月的工资(注:2017年1月1日至2月20日) ,并支付非法解雇赔偿金并提起劳动仲裁,一审、二审维权。

经审理,仲裁委员会、一审、二审均仅支持最近两个月的工资,但认为D公司不构成非法解雇,不支持非法解雇赔偿。

二、判定结果及理由

(一)仲裁

S的仲裁请求:

D公司需支付

1、解除劳动关系补偿金为十个月工资70068元;

2、2017年1月1日至2月20日工资为11678元。

仲裁裁决:

1、D公司自裁定之日起七日内向S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月20日税后工资10,222.86元;

2、S的其他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二)一审

S公司不服仲裁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

S在某审判中的主张:

D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70068元。

S.某审稿人意见:(部分总结)

S在上海XX公司的任命是由D公司的投资者安排的。Z公司与D公司也有合作关系。两家公司都是为了D公司的利益而设立的,并且都与D公司有金钱往来。

公司一审答辩意见:(部分摘要)

D公司与上海XX公司于2016年、2017年发生交易,上海XX公司已实际运营。 另一案中S与四原告利用D公司的经营场所,参与XX公司、Z公司在上海的经营活动,造成严重损失。 为了公司的利益,在公司调查过程中,其拒绝配合、抗拒检查。 D公司据此与S解除劳动合同,不存在违法行为。

初审:(部分摘要)

2017年1月5日,D公司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张某与S交谈,张某称已查询到上海XX公司的股东为X、S,并询问S是否为上海XX公司的股东。公司。 ,S表示不确定,从未参与过该公司的管理。 张某表示,S是D公司的经理,可能存在同业竞争,轻则承担民事责任,重则涉嫌犯罪。 S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2017年2月11日,D公司发出《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内容如下:“经查明,其在D公司任职期间,长期在Z公司工作,设立并经营上海公司某某伙同X、J等人,在工作时间从事本职工作以外的其他业务,经营与公司类似的业务,严重损害公司利益,在接受调查时,他们继续欺骗、拒绝配合、抗拒调查。你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利益。鉴于上述情况,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我公司将解除劳动合同立即与您联系,无需支付任何经济补偿。”

2017年2月20日,S收到《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 S公司和D公司均确认,双方劳动关系于2017年2月20日终止。

上海XX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12日,法定代表人为S,股东为S、X,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模具。

D公司的经营范围还包括电子产品和模具。

一审判决:

1.驳回S的诉讼请求;

2、D公司应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S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月20日期间税后工资10,222.86元。

一审判决理由:

本院认为,当事人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自己主张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主张的事实;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承担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虽然S声称上海XX公司是为了D公司的利益而设立的,是D公司安排给上海XX公司作为其法定代表人,但S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上海XX公司与D公司之间存在交易。 。 无法证明其担任上海××公司法定代表人是D公司安排的,故本院不予采信S公司的诉讼请求。 劳动关系是具有一定程度人身依赖性的法律关系。 劳动者在履行劳动合同期间应当履行对用人单位忠实、勤勉的义务。 S在D公司任职期间,在公司外设立了与D公司经营范围重叠的公司,显然违反了员工的忠实义务。 据此,D公司与S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当,无需赔偿。